大使信息  
使馆信息  
中波关系  
商务信息  
文化交流  
科技合作  
教育留学  
领事业务  
赴波须知  
中国驻革但斯克总领事馆  
联系我们  
专题
 
波兰概况  
2008北京奥运  
台湾问题  
中国西藏  
中国人权  
更多...  

波兰贵族民主的演进——波兰亡国的原因
驻波兰使馆商务处随员 李成尧
2010/09/20

  波兰在历史上曾亡国123年,遭俄国、普鲁士、奥地利三次瓜分,究竟是什么原因使这个在15、16世纪曾经拥有10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的欧洲强国从强盛走向衰败,最终惨遭瓜分,进而导致亡国,归根结底是波兰贵族民主发展到极端的必然结果。

  一、波兰贵族的形成

  波兰国家统一之前,各地王公都拥有自己的亲兵队和骑士。出于守土扩疆的需要,王公后来不断把土地赐给征战有功的骑士和亲兵。这些获得土地的骑士便成为波兰最早的贵族。

  贵族作为一个社会等级,出现于13世纪甚至更早。在等级君主制的形式下,国王依靠贵族、僧侣和市民三个等级治理国家,三个等级中贵族的权利最大。波兰法律规定,只有贵族出身的人才是贵族,其他人一概不准进入贵族等级。

  大小贵族在法律上处于平等的地位。波兰贵族的一大特点是具有强烈的民主和平等意识,在他们心目中没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也没有纪律。他们虽然表面上臣服于一个国王,但实际上是各行其是,人人以自己手中的武器执法。他们中流行一句俗话:“庄园贵族等同总督。”他们之间随意进行斗争和武装袭击,甚至缔结军事同盟,反对国王。贵族的无政府状态,对波兰的生存具有极大危害。

  二、两院制议会是贵族民主的基石

  波兰国家统一后,原先各国的封建主代表大会不再召开,它被全国性的大会所代替。这种全国性的大会逐渐演变成为全国议会。原先经常召开的地区性大会则逐渐演变为地方议会。

  1386年,立陶宛和波兰结成王亲联盟。立陶宛大公雅盖沃加冕为波兰国王,他要依靠中小贵族同大封建主进行斗争,就必须满足贵族的要求,致使波兰贵族等级上升为波兰社会中的特殊等级,这也是波兰历史上未能形成强大的中央政权的重要原因。

  14世纪以后,中小贵族的特权进一步扩大,而地方议会恰恰是中小贵族的代表机构,这样就形成了以最高政府官员、大主教和主教为首的元老院(即参议院)及以中小贵族为代表的众议院。两院制全国议会的确立标志着中小贵族权力的进一步增长。

  由于中小贵族特权的进一步扩大,他们与波兰大贵族之间展开了激烈的权力争夺战。导致最终于1505年腊多姆会议上通过了一部所谓的“毫无新内容”宪法,宪法规定:一切新宪法、新法律必须经由两院(即元老院和众议院)一致同意才能通过;国王及其王位继承者在没有两院代表一致同意的情况下无权做出新的决定。1505年宪法标志着贵族民主制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三、16世纪波兰贵族的政治斗争

  16世纪波兰贵族民主制发展的主要特点是:由国王、参议院(即元老院)、众议院组成的全国议会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成为最高的权利机构。这三者之间也进行了长期的权力之争。到了1569年,波兰和立陶宛合并为一个国家,实际上是一个贵族共和的国家。斗争最终削弱了国王和大贵族的权力,使中小贵族的权力再一次扩大。

  1506年齐格蒙特一世即位。在执政期间为了改变不利的国家形势,加强王权,他和王后搏娜即意大利的米兰公主一道致力于改革,但改革损害了贵族们的利益,遭到他们的反抗,最终国王和王后加强王权的努力就付诸东流了。

  齐格蒙特一世的儿子奥古斯特在位期间,爆发了波兰-立陶宛同俄国之间的利沃尼亚战争。出于对事态的考虑,奥古斯特意识到没有中小贵族的支持,就无法取得战争的胜利,所以他认可了中小贵族提出的“执行法律”纲领,主要是不允许大贵族同时兼任中央和地方的职务,大贵族需把非法占领的王室土地返还给国家并和国有土地合并。由于奥古斯特无子嗣,所以他是雅盖沃王朝最后一个国王,奥古斯特去世后,“执行法律”运动也宣告结束。

  四、自由选王制的确立——贵族民主的弊端进一步显现

  1572年奥古斯特国王死后,波兰历史上出现了短暂的王位空缺时期(1572年7月7日-1573年5月15日)。当时波兰的内外局势十分紧张,国内中小贵族和大贵族相继推选自己的利益代表继承波兰王位,争斗的头破血流;外部与俄国的战争还在持续。在此情况下,贵族们召开了全国议会,最后遵照大多数贵族的意见,由全体贵族在全国议会期间选举国王。我们知道,第一个为被选为波兰国王的是法国国王查理九世的弟弟亨利。但波兰贵族为了限制其权利,还迫使亨利签订了所谓的“亨利王约”。主要是不准国王把法国的君主专制制度引入波兰,并接受波兰的政治制度和贵族享有的特权,如果国王不遵守任何一条原则,国民可以不服从国王的命令。

  贵族为了保持自己的特权和驾驭国王,宁可选举外国人当国王,随着时间的流逝,贵族民主制的弊端就日益显露出来。

  1587年,出身瑞典瓦萨家族的齐格蒙特三世出任波兰国王。他试图拉拢大贵族在波兰建立君主专制制度,但是这却违背了中小贵族的意愿,损害了他们的权益,他们以“保卫黄金自由”为口号来表达对国王和大贵族的不满。1606年,中小贵族组织策划了废除国王的谋反运动,与国王军队的战争共持续了3年,但最终被平定。由此大贵族在国家事务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优势地位,揭开大贵族寡头政治的帷幕。

  五、自由否决权的确立——波兰贵族民主走向崩溃

  17世纪中叶是波兰贵族共和国由极盛走向衰亡的转折点。17世纪上半叶,波兰同土耳其、乌克兰的哥萨克、克里木鞑靼汉国及瑞典爆发了一系列战争,严重消弱了波兰在波罗的海的地位。与此同时,波兰共和国内部的分崩离析也加剧了,它名义上是贵族共和国,实际上是大贵族专权。

  连年战争使封建贵族地主阶级的统治受到威胁,而大贵族的寡头政治又使中央政权濒于瘫痪,尤其是在1652年的议会上,立陶宛大贵族的代理人西青斯基反对多数议员通过的关于延长议会会期的决定,他的否决虽然受到众多议员的谴责,但仍被认为是合法有效的,从而开创了波兰历史上只要有一个议员反对,议案就无法成立的先例,这就是史家通称的自由否决权。自由否决权使波兰最重要的权力中心议会瘫痪。它的确立,实际上意味着波兰贵族民主制度的全面崩溃,波兰进入大贵族专权的混乱时期。

  六、贵族民主制度的崩溃,使波兰改革图谋化为泡影

  波兰历史上最后一位国王——斯坦尼斯瓦夫·波尼亚托夫斯基上任后力图通过改革取消自由否决权和自由选王制,实行王位世袭,加强国王权力。虽然他是俄国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前情夫,但他上任后,并没有对俄国惟命是从,而是致力于改革。可是这些改革政策破坏了大贵族的“黄金自由”,为此大贵族于1767年结成同盟投靠俄国,要求俄国沙皇对波兰国王的改革进行干预。于是,俄国伙同普鲁士以宗教问题为借口,对波兰进行了无理而粗野的干涉,最终迫使波兰议会于1768年通过所谓的“基本法”,其中包括坚持自由否决权和自由选王制。波尼亚托夫斯基的改革宣告失败。

  1768年,在沙俄的鼓动下,波兰议会通过的异教徒权力平等法案引起了广大贵族的不满,他们反对俄国对波兰内政的干涉,也反对国王,但终因双方力量悬殊,无法抵御俄国的进攻。俄国的节节胜利引起了奥地利和普鲁士两国的嫉妒和担忧,普奥二国既不愿看到俄国过分强大,也不希望俄国侵害到他们的利益,于是俄、普、奥三国于1772年8月在彼得堡签订了瓜分波兰的条约,此后又分别在1793和1795年彻底瓜分了波兰,虽然在此期间波兰人民也进行了反抗,甚至在四年议会期间通过五三宪法,但最终均以失败告终。这一切告诉我们,贵族民主发展到极端必然导致议会瘫痪,政府无所作为,引起社会混乱,进而把国家导向灭亡。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