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信息  
使馆信息  
中波关系  
商务信息  
文化交流  
科技合作  
教育留学  
领事业务  
赴波须知  
中国驻革但斯克总领事馆  
联系我们  
专题
 
波兰概况  
国庆特稿  
2008北京奥运  
台湾问题  
中国西藏  
更多...  

文化之旅 – 克拉科夫游记
驻波兰使馆 陈笑
2010/12/01

  "文化是人与人心灵和情感的桥梁,是国与国加深理解和信任的纽带。" ---- 温家宝

  文化是一个国家的名片,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带着对波兰文化的崇敬之情,我踏上了去往欧洲文化之都克拉科夫的旅程。

  从华沙到克拉科夫,三个小时的火车,一路穿过平原与森林,仿佛带着我飞越时空的隧道,将我流放到一块不甚熟悉的土地。在时间的压缩和空间的接近中,我越发感受到那份历史的沉重和文化的严肃。火车也因这历史和文化的推引,飞奔不停。

  下榻的酒店离古城很近,出门一拐弯就能嗅到那古朴而深邃的气息。走上两步,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卷中世纪的风情。穿过弗洛里亚门进入老城,迎面就是建于1499年的哥特式中世纪外堡 -- 巴尔巴坎城堡,这种圆形的城堡,在欧洲已经很少了,这个是现存规模最大的。

  城内不知哪里送来一阵舒缓的音符。那明明是一阵琴声。循声望去,几位街头艺人正在弹奏肖邦的小夜曲,忧郁的乡愁变得轻盈的欢愉。他回来了,回到了朝思暮想的祖国,在百花丛中继续弹琴。一个那么弱小而疾病缠身的人,竟然可以让整个欧洲为之倾倒,让所有的人对波兰当时一个那么弱小一直被人欺侮的国家与民族刮目相看,是多么的了不起。

              

  南行约15分钟就到了中央市场广场。中央市场广场是欧洲最大的中世纪城市广场,总面积4万平方米,仍保持中世纪以来的风格。广场中央横贯着文艺复兴式的雄伟建筑纺织会馆,纺织会馆建于 14 世纪,当时是衣物和布匹的交易场所,并由此得名。现在会馆的一层已经变成了特色纪念品商店。二楼则是国立美术馆,里面应该有马泰伊科等 18-19 世纪的波兰绘画画廊。最初知道马泰伊科是从那幅《斯坦契克》。 画师笔下,这位波兰十六世纪最著名的宫廷演员在听到俄罗斯军队占领斯摩棱斯克的消息后,独自默默地走出皇后欢快的舞会,全身无力的坍塌在扶手椅里,陷入忧郁的沉思。起初不明白,为什么这滑稽小丑,却是一脸严肃呆滞。现在知道,那忧郁的表情就像肖邦的音乐一样,充满了对国家和民族的热爱和忧思。斯摩棱斯克,这个让波兰人揪心的小镇。今年4月,波兰总统卡钦斯基的专机在这失事。数月至今,途经华沙总统府,那呆立默祷的人群中偶尔还能隐约可见斯坦契克的身影。

          

  走出国立美术馆,有一座与天比高的哥特式建筑一定不会逃出你的视野,圣玛丽亚大教堂。这个教堂规模并不大,但高度是欧洲第二,仅次于德国科隆大教堂。它建于13世纪末到15世纪初,为纪念圣母玛丽亚升天,几个世纪以来一直作为城市中最主要的大教堂。它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堪称波兰哥特式的典范。圣玛丽亚教堂是由手工制作的红砖修建而成,内部装饰、塔楼以及教堂顶部的修建花费了整整一个世纪。教堂里面金碧辉煌,从墙面的壁画,到穹顶,到祭坛,还有讲经坛,唱诗班座椅,每一处似乎都在发出令人炫目的斑斓。这里最著名的是那高13米,宽11米的主祭台,由一位来自德国的雕刻家斯特沃希用镀金和彩饰的菩提树木,经历 12 年制成。它是欧洲最大的哥特式木制神坛。

  由正面望去,大教堂由两座建于1222 年的尖塔组成,塔尖不对称,分别为81米和69米。塔尖上的金冠,是1666年加上去的,它代表当时波兰女王玛丽亚的王权。数百年来,每隔一小时就有一名号手在高塔上吹响号角,号声每次都要中断一下。

  微合双眼,随号声来到13世纪。克拉科夫古城,祥和宁静。城墙高塔,号手机警站立。忽然,马蹄扬尘,鞑靼大军掩杀而来。 号手急忙转身向城内吹响了警报。倏地,一闪白翎,号声中断,血染项颈。鞑靼人加快了进军,他们笑得狰狞。号手艰难地爬起,不顾汩汩而出的鲜血,再次举起号角。这断续的号声,却挡住了金戈铁马,如云战阵。

  圣玛丽教堂对面,是波兰爱国诗人密茨凯维奇的青铜塑像。塑像从高处往下眺望中央广场,底座下面有4个寓意人像,即祖国、诗学、勇气、科学,这正是诗人一生创作和斗争的动力。密茨凯维奇的诗篇,代表着波兰民族精神。与其他很多爱国人士一样,诗人的一生颠沛流离。在放逐和流亡的日子里,他完成了传世杰作《塔杜施先生》。诗中,字里行间处处激荡着诗人对故国家园崇高的爱和浓郁的思恋之苦。

           

  密茨凯维奇富有浪漫主义激情的诗句启发了不少后来的波兰作家,其中包括199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克拉科夫女诗人辛博尔斯卡。她的代表作《一个女人的画像》为读者描绘出一个为爱改变,因爱坚强的女人。爱的信念赐予她梦想的羽翼,让她能扛起生命的重担。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仿佛在告诉我们应该知道如何在生命中为自己定位,去承担起那份责任。

  辛博尔斯卡的诺贝尔文学金质奖章被妥善地保存在克拉科夫最古老的大学雅盖隆大学的一间小小的图书馆里。辛博尔斯卡将这枚圆形金币捐献给了这座古老的大学,她认为她的一切成就皆因克拉科夫所赐,是这座城市所代表的欧洲精神的荣耀。

                     

  广场,一些艺人正在街头表演人体活雕像,静静的,一动不动,仿若将克拉科夫一起定格,以那独特的姿态保留着它的过去。忽然发现,每到一处,总会被那里的人文气息震撼,使我莫名地感动,无端地喟叹。木然伫立,原来当人和文化浑然一体之时,便可吞吐千年。

  天色渐暗,望一眼西天凄艳的晚霞。那里,奥斯维辛,一个民族的伤口在滴血。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